君玖

皇帝的新衣

男主嘉德罗斯

现代校园pa???

我也不知道能不能虐

新人ooc





在皇帝穿上那幻想的美丽新装时,究竟是自甘沉沦还是本就愚蠢呢?










      嘉德罗斯是学校公认的天才,连跳二级依然能够稳居第一,在学校的各种活动中获奖数不胜数。又依靠那张漂亮的脸蛋和那几近中二病的傲气吸引了无数迷妹的支持,成了新一届的校园男神。可以说是校园中人人皆知的风云人物了。而这种风云人物,他和我有一个不为人知的关系。那就是——

   他居然算是我的青梅竹马!

      我是一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人类了,所以对于这种人皇等级的竹马,我理所当然的喜欢上了他。
     

      也不知是因为我表达的不够好,还是他的智商太高从而导致情商不够用,我们的关系居然一直拖到现在都没有再进一步。

      每天不仅要帮他清洁那被迷妹写满爱意的桌子,收拾那被扔进垃圾桶的情诗和巧克力,然后再从他那里接过带着些许安眠药浮渣的饮料作为帮他的报酬,之后开始在学校的美好一天。

      嗯?安眠药……

      嘶~
      头好痛,这些都是什么啊!

      不!明明不是这样的!

       那分明就是我亲手做的巧克力啊!之前那些都是什么啊!

      巧克力、桌子、垃圾桶、安眠药……
      以及那人冰冷的目光。

     呵。是啊,我怎么能忘了呢?

     场景变化了起来。
清风缱绻,阳光撒下,站在操场上的两人。一个用晦涩不明的眼神看着对方,一个低下头举起手中的巧克力,踌躇不安。
     忽然,场景又开始变化起来。
阴雨绵绵,冷风刺骨,偶遇在甬道上的两人。一个捡着被扔的的书本,一个一言不发的看着。
    

   是啊!之前的一切只是个梦,一个美好的幻想,我终究还是一个弱者,一个不配站在他身边的没用的渣渣罢了。兀的,女孩笑了。


    嘀嘀,嘀——
    “病人现在状况非常危险,需立即进行手术!”护士的声音从病房中传出。


    我累了,好想睡觉啊,嘉德罗斯……






【凹凸乙女】木偶师①

*ooc
*安哥的
*凹凸大赛初期背景

*新人
*可能不会有后续系列

女主是短发,上身经常穿一件灰色连帽衫,下身一个七分牛仔裤。并且此时安哥并不知道女主是女生,可能是因为女主太帅了吧。




      说实话,你也不知道为什么今天早上安迷修气哄哄的来到你家,身后还带着一个正在哭泣的女孩。不过,在你开了门后他倒是自己替你解答了疑惑。
       “那帮人太过分了,居然这么对一个女孩子!”骑士大人将一系列吐槽都对着你倾诉出来。你看了看他,再看了看那个女孩身上的伤,似乎明白了什么——女孩身上的伤和伤的部位,似乎不管从哪边看都是被侵犯过的。
        “安可,你正好兑换了一套房子,能够帮在下收留这位美丽的女士吗?”安迷修顿了顿,继续说道:“在下要去讨伐那帮恶贼!但是如果你不方便的话,在下回另想其他办法……”话语被中断了,安迷修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似的,留下了一句话后便冲了出去。“他们似乎到这片区域了,在下这就去解决他们”
       刚要说话的你,无奈只能冲他的背影大喊一声“你就把她放在我这里好了,反正我也无聊。”在一起度过的搬运人的飞船时光里,你摸清楚了他的性格,他当然也摸清楚了你的。所以在听到你的这句话之后,他的背影停顿了一瞬间,之后一种更加迅速的方式向休息区的某个方向跑去了。
       “那么可以向我透露一下你们的计划吗?我可爱的小姐”你转过头,看着那个还在掉金豆豆的女孩,微笑的冲她摆了摆手,那个女孩颤了颤停止了哭泣,从袖子里迅速掏出了一把枪。“你早就知道了?!”
       “知道什么?”“够了,你别再装傻了!我们的计划,你难道早就猜到了吗?”看着面前惊慌的女孩,向她露出欣慰的微笑——yes,装逼成功
回想起前几起尴尬的场面,你看像女孩的眼神越发的温柔。孩子,你太他妈上道了!不过你很快回归了正题。
        “看你的样子,似乎是上午刚到的吧?这个原力技能似乎也是刚领不久。”我眯起眼睛,秉着“装逼不能露馅儿”的原则说道。
        “你……你是怎么知道的?”女孩儿震惊了。
“因为你们自己心里似乎没有b数。不过也对,毕竟现在‘正义的骑士安迷修’这个名声也不是很大,你们是从哪里来获得自信,认为几个人围攻安迷修就一定能打败他的”你悠闲地说道,仿佛对面举起手枪对着你的女孩不存在似的。你瞥了眼那把手枪,嗯,似乎这次的元力技能还行,正好可以试试我的元力技能。想到这里,你动了动手指,然后。。。
      对面的女孩仿佛被遏制住一样,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向你,颤颤巍巍的将胸前的双手移到额头前面。我学习着他的模样将双手也举至额头前,伸开了双手,模拟手枪的样子
       “等等,你杀了我会后悔的,你没有办法向那个骑士解释,而且我知道你的身份,我的队友也知道!”“哦?”你放下双手,饶有兴趣的看向了她的眼睛,似乎暂时已经没有想要杀她的意思了。女孩松了一口气,继续说道:“我们曾经看过你的表演……弦杀师”女子顿了顿,露出了诡异的微笑。“看来骑士大人已经解决了麻烦,你已经杀不了我了,哈哈哈呃,你居然……”看着前面愕然倒地的女生,你淡定的收回了指在额头前的手。“抱歉,我真的很讨厌别人在我面前这么得瑟。即使是美丽的小姐也不可以哟。”说完看也不看那具尸体一眼,慢悠悠的向卧室走去。
       这可有些棘手了,我好像知道你们要干什么了,美丽的小姐。不过我猜想他大概是不会相信你们的吧,大概……
        毕竟在这里,没有人是真正值得信任的,不是吗?
        你将沾有血迹的上衣换下,淡定走出这间房,慢悠悠的向狩猎区走去。又该换新的了明明我超级喜欢这间的。。。